玉萍动漫迷

【御澤光】美味的東西可要藏好

佳佳兒:

哈囉~我是佳佳兒!
其實這篇文已經在我腦內盤旋一個多月了,想說期中考和學園祭更完再用心寫,寫完一整個身心舒暢吖,以往我都是用清水歡脫的風格寫文,這次我勇敢嘗試了不同的風格,希望大家看完能給我點感想唷^^
*時間點:紅白戰後一段時間,光舟又更了解澤村時

更文:

澤村榮純如坐針氈的坐在御幸一也宿舍的地板上,他滿臉通紅的將眼神瞥向房間的角落。

『啧!真不習慣啊,御幸前輩這麼認真的樣子。』

偌大的房間裡只有澤村和御幸兩個人,御幸一也正專注地給澤村擦指甲的保養液,他小心翼翼地捧著澤村的手,溫柔而細心的護理眼前的左手,就宛若稀世珍寶一般,像一觸即融的雪雕、抑或像一碰即碎的白玉,總之,澤村感覺到御幸目光如炬的盯著自己的手,他總覺得很不自在,感覺是一種比尷尬更深的情感。

唉,安靜的不像話。

受不了這曖昧安靜的氛圍,澤村猛然回頭看著御幸,想要挑起話題活絡氣氛。

「御幸前輩......」

「恩?」御幸抬頭和澤村對上了眼,那瞬間,澤村從御幸眼裡見了平時少見的認真與柔情。

「沒事......」澤村用光速轉頭。

『啊啊!真是的,我幹嘛要轉頭呀!我這個笨蛋。』這個加速的心跳代表著甚麼呢?果然天底下的池面都是毀滅性的武器,可惡。

「笨蛋!別亂動!」御幸小聲的斥責著,繼續完成手上未完成的工作,摸著自家投手心跳加速的脈搏,御幸不禁露出一抹曖昧不明的微笑。

「那個.....御幸前輩,你幫每個投手護理手的時候都這麼認真嗎?」澤村腦袋充血一片混亂,不知怎麼的想問清楚御幸前輩這件事,奇怪?這是什麼鬼問題呀?澤村自己都忍不住納悶,算啦,只要能打破沉默什麼都好。

『哇,嚇我一跳,這傢伙,這算什麼,算直球嗎?我看可能是卡特球喔!』御幸比澤村先一步看出這個問題深層的意涵,在吃醋嗎?可真是傻的可愛。

「呵,我只對這麼久做事還馬馬虎虎的笨蛋才會這麼認真。」御幸乾笑幾聲後,果然引起澤村的惱怒。

「誰做事馬馬虎虎了!唔......」澤村生氣的話語因為御幸忽然的舉動而被迫中斷。

御幸輕輕地撫摸著澤村的手掌心,那裡有澤村努力的證明,有直球的繭、卡特球的繭、各種球種與打擊留下的繭,御幸摸過這些地方,頓時覺得心裡流過一道暖流,啊,他怎麼會如此愛不釋手,這渾身傻勁的笨蛋。

「御幸前輩......你在幹什麼?」澤村怯怯地問著,臉蛋已經不爭氣的紅了起來。

「放心,指甲已經護理完了,再來只要等它乾就行了。」御幸輕吻著澤村的手,由下往上,吻著少年美麗的肌肉曲線,肱三頭肌、肱二頭肌、三角肌,澤村因為害羞而緊閉雙眼,僵直的動也不動,看來是任他為所欲為了呢。

『那我可就開動了。』

來到頸窩的部分,御幸輕輕的吸允著,澤村忍不住大大地抖了一下。

澤村不安的睜開左眼,瞄向御幸。

「御...御幸前輩會留下痕跡的...」軟軟的聲音似乎盈滿了水氣,讓御幸更加欲罷不能。

「放心,我會控制好力道的。」御幸魅惑的笑了一下,移到了耳根的地方,舔舐著。

「御幸前輩!什麼時候停止啊!」澤村一抖一抖的抗議著。

「到終點就會停止。」御幸壓低嗓子,在澤村的耳邊留下了意味不明的話語,讓澤村的腦袋從原本的當機,要變成黑屏了。

『終點...終點是在哪裡來著?』澤村慢慢地放棄了思考。

御幸撩起少年的頭髮,在額間落下了一個吻,再來是鼻尖,最後是雙唇,御幸蜻蜓點水般輕柔地吻了澤村,當然後者完全沒有反應。

「喂!終點到了喔!」御幸燦爛的笑了起來,是澤村熟悉的御幸,那個帶有壞壞笑容又欠扁的御幸,澤村歪著頭,呆呆地看著御幸。

「Miyu…..」澤村才剛唸到御幸名字的第二個音節,御幸就堵住少年嘟起的嘴唇,在封閉的口腔中,恣意攪弄著澤村的舌頭直至牙根,能夠碰觸到澤村更深處的地方讓御幸覺得興奮起來,不只想要交換唾液那麼簡單的關係,想要更加了解澤村,乾脆讓澤村成為自己的一部分好了,讓澤村不能沒有御幸一也這個人,御幸一也在心裡狡猾的想著。

御幸放開澤村,一條銀絲牽掛在他們的唇上,御幸輕輕的扯開絲線,舔舔唇邊,一臉滿足的樣子。

「御!幸!一!也!你怎麼這樣啊!不是說到終點就會停止嗎?最後那個是怎麼回事啊?」澤村果然炸毛,紅著臉,捂著嘴抗議。

『果然傻蛋就是傻蛋,連關注的點都很奇怪。』

「別在意、別在意~那是抵達終點的獎賞啦~~」御幸陪笑臉般打哈哈,向澤村擺擺手,然後一臉沒事的把護甲油的盒子收一收,起身準備把盒子放回櫃子裡。

這時澤村,快速地抓住御幸一也的手肘,御幸一個轉身,就見到澤村放大的臉,澤村瞇著眼睛,在御幸的臉頰上啄了一下,那是剛才御幸沒親吻澤村的地方。

「這是還擊。」澤村得意的笑了起來。

『哈阿?這是啥意思?難不成再做更過分的事也沒關係囉?』正當御幸快把持不住自己,慾望要衝過理智時,一個聲音出現了。

「澤村前輩找了你好久,原來你在這裡。」房間的門不知何時敞開著,而奧村光舟就站在那裡。

「喔?奧村!你有事找我?」澤村頓時覺得稀奇的發問。

「我看錄像有些不懂的地方,想要向澤村前輩請教。」

『想要向澤村前輩請教。』

這如隕石轟頂的話,可著實讓澤村榮純大吃一驚,難不成......這小狼崽終於要開始尊敬我這個前輩了!?

「請教?是找我嗎?」澤村大聲地問。

「當然是,不知澤村前輩現在有空嗎?」光舟冷冷的瞄了一眼在旁邊的御幸。

「當然有空啦!奧村少年!你有什麼問題儘管問吧!我作為前輩會一一替你解答的!」澤村立即情緒高昂起來。

「我現在和奧村去看錄像,沒問題吧?御幸前輩?」澤村詢問御幸的意見。

「嗯,沒什麼問題。」御幸搔搔臉頰,他知道自己需要一點時間把差點燒壞的腦袋降溫。

「那我們現在就走吧!奧村少年!」澤村一蹦一跳的想拉著光舟往前走。

『這傻蛋,有必要這麼開心嗎?這可比我剛剛吻你時還更開心吧!喂喂!』御幸一也忍不住在心中怒罵起來。

「我只說一句。」御幸看向光舟。

「你什麼時候來到房門的?」

「自然就是『剛剛』而已囉。」光舟含糊的回答,然後先請澤村走出房門,再輕輕的帶上門。

「御幸前輩,抱歉打擾了。」

『真是不能掉以輕心的臭小鬼。』御幸緊握拳頭,想到光舟帶上門時,回頭那抹勝利與嘲諷的笑容,就不禁來氣。

『看來未來的日子可有趣呢!』御幸一付勝券在握般地笑著。

在播放室中,只有澤村和光舟兩個人正看著錄像。

澤村口沫橫飛的為光舟講解著比賽。

在澤村的話語中,有很多的思想和理論都有某個隊長大人的影子,讓光舟越來越不開心。

「奧村!奧村!你有在聽嗎?」澤村看光舟似乎有點恍神,忍不住叫喚起來。

「有在聽ㄛ。」光舟回應。

「那就好,我覺得啊!這個配球......」

光舟撐著下巴,他對錄像的內容其實沒有什麼疑問,剛剛只不過是想找個理由把澤村前輩帶出來而已,所以他的眼神不是注視著電視,而是盯著為他解釋錄像比手畫腳、大聲嚷嚷的澤村。

『如果把澤村前輩喋喋不休的嘴狠狠堵起來肆意攪弄的話,會是怎樣的味道呢?他會變的安分嗎?那張臉蛋和耳根會為我而發紅嗎?那雙大大的眼睛會為了我而流下淚水嗎?真想舔一下呢......』

光舟接著凝視著澤村的左手。

『還有,好想在場上接更多澤村前輩的球,想讓更多人認可澤村前輩,不是御幸前輩引導,而是由我.....』光舟想的有些出神,身體都有些躁動不安起來。

「澤村前輩,我有點想活動筋骨,可以陪我練一下手嗎?傳接球就好。」光舟忽然詢問著。

「喔喔!我懂你的心情,看錄像的時候就會熱血沸騰,不動就不行對不對......ㄟ!」澤村正要發表肯定的意見,沒想到光舟已經關掉電視走出門外。

「不來嗎?」光舟回頭看著澤村。

「不是不來,只是前輩的話要好好聽完啊......」澤村有些不開心的回覆著,試圖想要找回前輩的尊嚴。

「要來就趕快吧!」光舟自然的牽住前輩的左手,拉著澤村關掉電燈,往練習場走去。

「好啦好啦!沒想到奧村少年這麼熱血又性急ㄟ,真是快把我搞糊塗了。」澤村忍不住抱怨著。

光舟回頭望著澤村。

「前輩會陪你到底的啦!」

澤村給他一個絢爛的笑臉,澤村榮純就是如此,那是發自心底開心的笑臉,不會說漂亮話的性格,他說的每一句話句句真實,他是真的說到做到,會努力到極限,即使再痛苦再難過也會笑著突破極限的人,所以自己才會如此傾心吧,如果是和澤村前輩一起的話,一定會發現更多不一樣的自己......還有不同光彩的世界。

內心這份莫名其妙的鼓動是怎麼回事,自己已經摸清了大概。

「但是你要多尊敬我這個前輩一點啊,奧村少年...不是我說,你有時真的...」去練習場的路上,澤村絮絮叨叨地唸著不停,但澤村並未甩開他的手。

這讓光舟感覺內心深處有股喜悅之情竄了上來,拉著澤村的手前進的感覺,讓他覺得非常好。

「澤村前輩,你有點吵。」

「ㄟQAQ」

光舟凝視著夜空,月亮皎潔的照亮整個校園。

『以後的日子可長著呢,所以說......

御幸前輩,美味的東西可要藏好啊。』

~fin~
(以下作者悄悄話涉及劇透唷~

美味的東西是指澤村,不知大家看標題有沒有猜到呢XD
我人物性格是抓這樣的:
好色狡猾的御幸狸
沉靜兇猛的光舟狼崽(漫52寫的^^
傻傻努力的澤村汪
看了劇透,有人說御幸要去U18選拔了,感覺御幸要離澤村越來越遠了QAQ而光舟則是帥的飛起,不只引導,連打擊都這麼厲害。
希望美雪能陪澤村久一點,美雪你也警惕點吖,但要是澤村在與自我奮戰難過時,光舟你可要陪著他吖(喂
不管如何我都是站在榮純這一邊的,哈哈。
我大概中御澤光毒已深,未來想開長文XD
謝謝閱讀到此處的大家,為了寫深吻,我還google了一下(羞),就是有你們大家在,我才能一直寫下去♡

评论

热度(120)